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热门TAG:在线看黄av免费,在线看的免费网站黄页,在线看黄av免费日韩-美腿-偷拍--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美丽少妇桂萍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美丽少妇桂萍
第一章我叫崔成國,5年前我是一名大學生,在濟南一所大學上學,主修油畫,業餘進行一點詩歌創作,其實說來油畫學的不咋地,可詩歌卻小有所成,本人不才,大一期末加入了市作協。想說一下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女人,別人喊她張子涵,而我只能喊他小姨。小姨是我真正的小姨,只比我大三歲,是母親最小的妹妹,母親姐妹四人,母親是老大,而小姨是老四,母親比小姨大21歲,不必奇怪,更不必懷疑,我只能告訴你一個理由:這是事實。甚至這個故事裡所有的文字都是真實發生過的,在我有勇氣提筆這個故事之前,都被藏進了我的心裡。外婆去世的早,為什麼早,因為在她生小姨時因難產去世,那年她45歲。母親待小姨格外疼愛,小姨就是吃我母親的奶水長大的,我知道那奶水應該是我哥哥分享給小姨的,不幸的是這個大我1歲的哥哥在兩歲的時候丟失了,或許現在他正在哪個新的家庭裡生活,甚至有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了吧,我經常跟著母親如此祈禱。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失去哥哥的緣故,母親又生下了我。從記事起我就跟小姨一起睡,我身上幾個痣小姨閉著眼就能數出來,像個姐姐一樣拍著我的背哄我睡覺。第二章2005年,已經大學畢業的小姨在濟南的一家外企找到了一個翻譯的工作,而那一年,我已經讀大一,小姨的男朋友是小姨在大學的時候給他們軍訓的教官,朦朧少女對軍人的崇拜使得小姨愛上了這個軍人,為此姥爺和母親,二姨,三姨沒少教育她,但是認為自己已經長大了小姨硬是衝破家庭的阻力,與這個軍人戀愛了,而且一談就是幾年,好在這個軍人很努力,2003年,在自己士兵生涯的第四年,考上了北京的一所軍事院校。2003年的非典疫情使得整個中華大地一片恐慌,整個濟南也是一片緊張之中,其實山東只是發現了幾例而已,那一年的暑假似乎特別早,沒有感到濟南這座火爐有多麼炎熱,假期就來臨了,作為大學生活的第一個暑假,從小盼著獨立的我格外想自己找份工作,拿到自己賺的錢,而因為非典,母親也不想叫我回家,只是因為獨子,母親仍然對我甚是不放心,打電話給同在濟南工作的小姨讓他好好照顧我。學校全部清校,突然連最基本的住所也沒有了,使得我無所適從,只得撥通了小姨的電話,小姨說你先到我這來吧,小姨的房子在濟南的東邊,坐了一個多小時公交車到達了小姨住的小區門口,小姨已經在門口接著我,因為隔的較遠有好幾個月已經沒見小姨了,已經換上夏裝的小姨身材顯得格外窈窕,小姨有170CM的個頭,與我180比起來似乎差不多,小姨說和她一起合租那女孩出嫁了,她們一起交了一年的房租,是兩室一廳,還打算找個人合租呢,你來住吧,我說好,等我拿到工資給你房租啊,她大笑,你連工作都沒找著呢還給我房租,你少氣我就好了,我反正一個人也怪害怕的,權當你給我當保鏢了。我們三拐兩拐到了小姨租住的樓上,在三樓,我抗著我的大包小包累的滿頭大汗,進了門口小姨叫我去衛生間洗把臉,一進衛生間一個圓圓的衣服架上掛滿了各種顏色的內衣,我的臉突然一下刷的變紅了,小姨過來正好看見我的窘態,哈哈大笑,大外甥長大了啊,說著把它拿了出去,自己更加的不好意思。洗完臉出來,才好好看了一下小姨的這個家,傢俱是租房帶的,其實也很簡單就是一個沙發,一個茶几外加一個貌似25英吋的彩電,不過小姨把家佈置的很溫馨,女人就是女人,小姨給切了西瓜,吃著,小姨問準備找什麼工作幹幹,你這還沒畢業的,也就找個暑假促銷的短工,我問給多少錢,小姨說你財迷啊,今年F D鬧的人家還不知道招不招促銷,看看再說吧,找不到安安穩穩在濟南報個補習班,學點東西。雖然與小姨差距不大,但畢竟是長輩也不好說什麼,只是心裡想必須找個工作。吃過晚飯小姨說,出去逛逛吧,你小姨媽現在已經胖的不行了,再胖沒臉見人了,小姨說話的口氣永遠都是和我用很活潑的語氣,出了門,小姨說去看看手錶吧,夏天了我準備買個手錶好配衣服,在一個商場小姨看到了一款swatch的女表,要八百多,小姨問我好看嗎,我說太貴了,沒想到那售貨員說,不貴啊帥哥,你女朋友戴名表,也顯得你有檔次啊,我臉又一次大紅,還沒來得及解釋,小姨大笑,對那售貨員說,這是我外甥,那售貨員也大窘,不助的道歉,小姨把表買了下來,一個月月薪8000多的她似乎花錢永遠那麼不眨眼,買了表往回走,小姨用手挽著我,一路上回頭率甚高,因為小姨無論個頭,身材,穿著和長相都是屬於比較「潮」的。第三章到家以後小姨先去洗澡了,而我在她房間用她的筆記本上QQ,一會小姨出來了,換上了一個玫瑰紅的睡衣裙,我看了一眼,似乎有了一絲異樣的感覺,只得對著電腦屏幕,小姨說別玩了咱娘倆聊聊,我看了小姨一眼更加的不好意思,又對著電腦問了一句,聊什麼啊,小姨問小子是不是交女朋友了,我說我要是交女朋友拉還來您這住嘛,小姨說小子想什麼呢,交女朋友讓你姨媽我給你把關啊,我說可以,就是不知道在那,我問她和他兵哥怎麼樣了,她說小孩管那麼多風乾什麼,說完小姨似乎有點傷感,接著說,讓F D鬧的我們這半年沒見了,本來說的五一來濟南看我的,我有點理解不了他的心情,說不來就不來。看到小姨哀怨的樣子,我不由第一次對小姨心生憐惜,或者是別的什麼感覺,我忙打哈哈,我這不是來看你了,小姨白了我眼,你個小毛孩子懂什麼,洗澡睡覺去。第四章早晨醒來,下面又做起了「早晨搏擊操」簡稱「晨搏」,內褲上撐起了帳篷,突然有了尿意,光著來到廁所,推開門,睡眼朦朧的我剛要退掉內褲,只見小姨正坐在馬桶上看著我,我啊的一聲趕緊退了出來,跑到自己房中,等聽見小姨回房了才跑到廁所抓緊解決了問題,等到小姨叫我吃飯的時候,發現小姨似乎也有點臉紅,而我更加的窘態。吃過早飯,小姨說給我聯繫她一個同學,是一個家電器商場的銷售經理,說那裡招暑期促銷,讓我過去試試,我和小姨一起出了門,小姨去上班,而我到了那家商場,其實工作很簡單,就是干某種品牌的促銷員,一個月900底薪,500獎金,聽著工作也蠻簡單,就答應了,那個經理也就是小姨的同學,不停的打聽小姨現在的近況,估計曾經也是小姨大學時期的粉絲,第一天的工作其實很簡單,就是身上跨起了廣告的橫幅,站在一些電視機旁邊發一些資料,很簡單但不輕鬆,第一天的工作就在疲憊中結束了。回到家,小姨已經早早到家把飯做好,問我第一天怎麼樣,我說累~~小姨嘿嘿一笑,知道錢難賺了吧,快吃飯吧,吃了給你媽打個電話,吃完飯小姨先給媽打起了電話,然後把電話給了我,媽問我工作怎麼樣,我還是知道報喜不報憂的,就對媽說,很好啊,工作很輕鬆,一個月一千來塊,之後我媽又囑咐我好好吃飯聽小姨話云云。吃過飯小姨表現出他威嚴的一面,和我說在單位怎麼和同事相處,怎麼和領導相處等等,我自然洗耳恭聽,教訓完,小姨說上網你上吧,我洗澡了,我說把電腦拿出來吧,小姨說怎麼了?不好意思啊?網線在我臥室很麻煩的,過去上吧,我說算了,便在那看電視,翻了好幾個頻道也沒什麼好看的,無聊的看了會湖南衛視的智勇大闖關,還是晚上的復播,看著選手們一個個招搖闖關的樣子,滑稽而無趣,心想這些人怎麼這麼無聊,沒事千里迢迢的跑到湖南跳到髒兮兮的黃泥水池裡「洗澡」。洗澡間傳來嘩嘩的水聲,還有小姨用手搓拍身體的「piapia~~~」和打香皂的「咕吱~~~」聲,忽然覺得下身熱乎乎的,心裡不由想像小姨在裡面洗澡的樣子,還有小姨的胴體,必是滑如膩脂,柔若棉絮的,甚至聞到了一股異樣的香味,我不知道是洗髮水的香味還是年輕女人身上自帶的體香。電視節目上又一名選手落水了,我的思緒一下回到現實,心想自己簡直太邪惡了,趕緊打住念頭,專心看落水選手的洗澡表演。可卻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一陣陣飄向洗澡間裡小姨的身體在雪花玻璃上的模糊投影。正在發愣,洗澡間雪花玻璃門開了,頓時滿屋的香味,熏得我有點眩暈,小姨用毛巾擦著頭發出來了,小姨用身上只裹了件浴巾,可能是浴巾裹得太緊,縱深的乳溝顯得幽深而神秘,我狠咬嘴唇,讓自己清醒起來,這可是你小姨,你的親姨媽,不能瞎想!小姨看到我盯著她發呆,便用調侃的口氣和我說,兒子,以後上廁所看好有人沒人再上啊,說完不自然的笑了笑,我當然只有不好意思的答應著,小姨把臉上貼上了面膜然後和她BF煲起了電話粥,小姨似乎不是很在乎我的存在,類似寶貝等親暱的詞語不斷從小姨嘴裡蹦出,具體內容大概就是小姨的BF學校F D疫情解除了,要來蘇州看她,小姨喜形於色。打了半個多小時,電話打完小姨那高興的樣子比在校的小女生還要瘋狂,小姨站起來抱起坐在沙發上的我親了一下子,不想我一步沒站穩竟將臉貼在了小姨的胸脯上,頓時尷尬異常,還是小姨老練,趕緊轉開身子,說要趕緊去買幾件好看衣服,等你「姨夫」來了要讓他看呆!我趕緊接過話題,嗨,我的小姨啊,小心你的兵哥哥看成對眼了,那毛病可遺傳呢,對咱家族後代不利哈!小姨用食指輕輕點了下我的腦門,小屁孩知道什麼啊,一邊呆著去!說完哼著小曲顛顛的回自己屋了。剛才的尷尬總算化解,不過看到小姨興奮地樣子,我不得不感歎戀愛中女人的瘋狂。第五章第二天的工作仍然是一如前一天一樣,不過我的新鮮感似乎已經沒有了,只覺得自己的兩腿似乎已經痙攣,隨著暑期的來臨,商場的人似乎多了點,我疲於應付,當下班後我似乎明白了為什麼有步履蹣跚的這成語了,好不容易熬到了回家,推開門小姨沒在家,只見茶几上放著從銀座超市買回來的東西,覺得腹中飢腸轆轆,便看看袋中有什麼吃的,都是些膨化食品,還有就是餅乾,當我把袋子東西倒在沙發上的時候,突然倒出來兩盒東西,只見上面寫著「第六感」當時還不知道什麼叫第六感,拿起來一看上面的小字:「超薄避孕套」我突然覺得很是不得勁,心想小姨是為她男朋友準備的,剛要把東西重新裝回方便袋,小姨回來了,我那個窘啊,小姨也看見了,說全倒出來幹嘛,這個你也吃啊,我說留著給兵哥吃吧,小姨用手打了我頭一下,把那兩盒東西拿到了自己的房間裡,吃過晚飯,小姨在客廳打電話,而我便到她屋裡上網,又是半個小時,打完又興高采烈的一下跑過來從後面抱住我的頭,非常激動的和我說她的兵哥明天下午就到蘇州,說完又使勁弄了我頭幾下。第六章第三天的工作依然在重複,下午小姨突然過去找我,說下午早下班一起出去吃飯了,我半開玩笑的說,你們兩口子約會,我去幹什麼,小姨說小孩子那麼多事啊,早點回家,我答應著,在工作的第三天我真的徹底對工作失去了信心,重複,不斷的重複,又一次熬到了下班,剛到小區,小姨已經和他的BF到了樓底下,我第一次見到了她的BF,黑黑的膚色,個頭看著和小姨差不多高,眼睛倒是蠻大的,不過從男人的眼光看,確實不在帥的行列,小姨喜歡他什麼倒是不可知了,突然呢,不知道稱呼他什麼,還是他這個軍人比較隨和,先和我打招呼,小姨急著說出去吃飯,出了小區,打上車突然不知道吃什麼,小姨說還是吃日本料理吧,小姨和她BF在後面,我在副駕駛上,小姨的高興仍然沒有因為我的存在而收斂,摟著他的脖子不時的親一下,而這一切,都被我和司機從後視鏡盡收眼底,吃飯吃的很無趣,本身對這小日本的東西不感冒,倒是在小姨的勸說下和他BF喝了兩杯清酒,頭有點暈,很快吃完了,他們似乎有點急不可耐,便說咱們回家吧,我隨便答應著,打上車,一路無語。回到家中,想到昨天的「第六感」我很知趣的回到了自己房中,清酒的後勁蠻大的,頭很沈,小姨和他在外面說說笑笑,我躺在床上,在酒精的促使下,漸漸我睡著了……做的夢很亂,夢裡有好多女人在對我喊叫著什麼,聲音時急時緩,時高時低,好像遇到危險的樣子,可我怎麼也聽不清,就這樣迷迷糊糊一夜過去了。第二天似乎還能看到小姨臉上的紅暈,好在她的BF要回家看父母了,我似乎精神得到了解放,而小姨似乎一百個的不樂意,撅著小嘴如小女孩般的撒嬌,我對這一切視而不見,吃了飯上班,坐在公交車上我在想,人啊,真是個奇怪的動物……上班對我來說已經麻木了,我也確實知道了錢不是那麼好掙的,倒是小姨的朋友對我比較關心,沒有太多的要求,下午還有半小時,他叫我早回家了,我心懷感激的回到家中,小姨還沒有回家,來到衛生間只見小姨換下來的各色內褲放在盆裡,還沒有洗,可能是昨晚換下來的,突然覺得自己很邪惡,趕緊用冷水洗了洗臉。小姨很快回家了,臉上仍然光彩照人,不知道是因為工作的原因呢還是剛剛得到愛情的滋潤,而我卻不知道怎麼了,很是疲憊,我有氣無力的盯著電視,正在播放<<玉觀音>>,小姨看我好像不高興,笑著說我長的像裡面的楊瑞,而我也淡淡的和小姨開玩笑我說楊瑞哪有我帥啊,小姨笑著說對對對,然後就去做飯了,吃過飯她過問了下我的工作,然後就去洗澡了,我便回到了自己房間玩弄起自己的遊戲,隨便打開郵箱,發現一大堆退稿郵件,心裡挺不順暢,也沒心思玩電腦了,躺在床上發呆,心想這幫***編輯***不是東西,竟然對作協會員的東西也一點不留情面,全斃!小姨洗完澡一邊拿梳子梳著頭一邊進入了我的房間,問我怎麼這麼早就睡覺,我說很無聊,小姨坐我床邊,說那聊會吧,省得和你這孩子有代溝了,我笑著說咱們才差幾歲啊,說這句話的時候,小姨睡裙之下的胸部若隱若現….我趕緊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小姨梳著自己的頭髮倒是沒有注意,我便找起話題,我說小姨你兵哥來呆這麼一晚上就走啊,小姨帶著幾分哀怨說,那有什麼辦法?爹媽比媳婦重要啊,我呵呵一笑,結婚你就重要了,你老公天天守著你,小姨眼一瞪,你什麼意思啊,你這意思好像我注定是個不孝之婦了。我半開玩笑的說,什麼叫好像啊,是肯定的,呵呵,說完這話,小姨舉起梳子當大刀狀,說你這小屁孩子敢說你姨媽,說著欲砍我,我用手一擋,她往前一迎,手剛好與她的胸部一接觸,我如過電一般趕緊抽回了手,小姨也察覺到了,便退了回去坐下,彼此都覺得尷尬,小姨便說喝點水早睡覺吧,我應聲答應,她退了出去,背景裡形體的輪廓在睡衣裡還是那麼妖嬈…..第七章時間似乎就在這一天一天的重複中平靜的過著,一晃已經打工半個多月,而小姨似乎也是上班下班過著單調的生活,而我對這商場的促銷也更加的麻木,母親經常打電話問我的起居和工作,我都是抱怨說有你親妹妹在你還不放心啊,母親都說你別光知道吃啊,幫你小姨幹點活,往往到此我都覺得母親很囉嗦,也許與那時候的年齡有關,其實在小姨那住的這段時間都是小姨在給我做飯,我知道小姨上大學之前也不會做飯,可現在呢,做的還湊合過去,但我覺得自己不會做罷了,不能光讓她買,這天下班便到了超市買了點排骨,香菇等等回到家中,小姨已經回來了。我把東西放在廚房,叫了聲小姨,小姨答應了聲,說在她房裡,我便回去,只見小姨的腿放在椅子上,腳腕處腫的老高,我問小姨怎麼了,小姨已經快哭出來了。用很痛苦的表情說今天公司電梯壞了,從樓梯往下走的時候,穿著8分跟的鞋一下子就歪倒了,幸虧邊上有同事扶住了,去醫院檢查骨頭沒事,就是腫了,我嬉皮笑臉的說,看來我有預感啊,剛去給你買的排骨,小姨說,你有沒有良心啊,我都摔的這樣了,還開玩笑,我只有轉為很嚴肅的和小姨說那你怎麼上班啊,小姨說還上什麼班啊,明天他們把資料給我拿回家,我在家裡做吧,哎呀,你怎麼吃飯呢,我說你就別操心我了,怎麼和我媽一樣,我給你做就是了,小姨撲哧一笑,小子,你把我當媽就對啦,小姨秀眉一揚,能熟嗎?我一敬禮,保證能熟!第八章這頓晚餐就在小姨她在臥室裡的遠程吆喝指揮之下被我手忙腳亂的弄好了,其實都是用高壓鍋做的,不過沒什麼技術可言,排骨已經很爛,小姨吃著還附帶表揚一句,說不錯還會做飯了,我說那當然了,我媽都沒享受過這待遇,小姨更樂了,我不是你媽啊,我說你是姨媽,還是個小姨媽,小姨更樂了,晚飯在一個很融洽的氣氛中進行,小姨真的被我的表現所感動,說我從上了大學真的會照顧人了,以後的女朋友就幸福了,我問小姨,你現在不幸福啊?小姨說幸福啊太幸福了,小時候光和我打架的小外甥現在學會體貼人了。我說那就叫你幸福幾天,小姨說好,我不知道當時以第三者的眼光看我當時眼睛是多麼的直,小姨在吃飯沒有發現我的注視,大腦裡又一次在激烈的爭吵,理智和我說不要看,而身體卻控制不住,「看什麼呢!」小姨的一句話把我喚了回來,我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小姨說看什麼啊小屁孩,是長大了啊,以後交女朋友自己看個夠,我萬萬沒想到小姨會這樣說,羞澀的我趕緊把餐具收拾洗涮了。我回來彎下腰低頭,抬起小姨的胳膊讓她架著我的脖子,一瘸一拐的回到房間,小姨身上香水讓我有點暈乎乎的感覺,甚至有某種衝動,但我還是轉瞬冷靜,我說小姨你把殺蟲劑噴身上了吧,怎麼有股怪味啊,小姨說又拿你姨媽開玩笑是吧,我這香奈兒5號買殺蟲劑能買幾十箱了,我呵呵一笑,我覺得小姨是很愛乾淨的人,可現在她洗澡是洗不成了,我便到衛生間用盆接了盆水,把小姨的毛巾給她泡上,端到房間,我說小姨,你擦把臉吧,小姨似乎一下被感動住了,說謝謝你啊這麼懂事了,我說我多大了,小姨說多大也是我外甥,我說那是當然,小姨擦完臉,說你幫換盆水,幫我擦擦背吧,我覺得不好意思沒有做聲,小姨察覺到了,說沒事,咱娘倆你還不好意思啊,你先出去,我把睡衣換下,我出去端了盆水,小姨已經把睡衣換下,這次換上了分體睡衣,沒有再穿睡裙,小姨說我趴這,你給我擦擦背,我說好吧,我突然聯想到了大一看的一部電影《晚娘》,裡面似乎曾經有這樣的鏡頭,想到這我不得不剎住車,因為小姨已經把衣服褪上去,趴在那,小姨的背甚為光滑,我用毛巾輕輕的擦著,小姨趴在那,說你用點力擦,我面對這白白的背覺得特別不自然,我只覺得我的臉特別紅,心跳不斷加速,我一下子楞在了那,用手拿著毛巾,我突然想用手碰一下,那一刻似乎大腦與手是分開的,我的大腦在矛盾的鬥爭,而手卻伸了下去,嘴上也沒落下,我說小姨啊,外甥給您老按摩一下吧,小姨半個臉埋在抱枕裡歪著頭嗯了聲,乖兒子按吧,我手指尖輕輕的劃著小姨的背部,用食指與中指兩根指尖從小姨後脖頸開始沿著脊柱兩側輕輕滑到她S型的中間,腰與臀交界線上端,打住,返回繼續重複這個路線,小姨似乎很受用,好像睡著了一般,劃了有1分鐘左右小姨「嗯~~」了一聲,然後突然醒了,說好了吧,我都睡著了,然後自己把衣服褪下來,我能看到小姨臉上已經紅了,小姨有點失態的說,好了快回去睡覺吧,我慢慢退出房間,用手使勁扇了自己一把掌。度過了一個內疚而難熬的晚上。第九章早晨感覺相當悶熱,不知道是濟南到了該熱的季節了還是自己心熱,我早早的起來出了小區買回了火燒油條和豆漿,自己匆匆吃了點,小姨沒有起來,和她打了個招呼就去上班了,我越想越不是個事,小姨腿這樣中午吃飯都麻煩,反正對這工作也沒多大興趣,還是回去照顧她幾天,到了商場,見了小姨的同學,和他把情況一說,他倒是比較熱情,說沒問題去吧去吧,還特別關心的問怎麼樣了,要不要他去看看,我說不用了,過幾天就好了,還特別的和我說要我把問候帶到,我感覺特別好笑,人家都快嫁做他人婦了,還有啥意思啊,呵呵,當然,這人對我還是不錯的。請完假,一路打聽著找了個菜場,買了個白條雞,我其實不知道該買點什麼,只是依稀記得自己小時候腿有次意外傷著的時候母親天天都是雞啊骨頭的,買了雞又買了些青菜便回到了家,小姨正坐在床上,腿上放著筆記本,床上放著一些資料,小姨在工作,小姨問我你怎麼回來了,我說干夠了,另外你腿這麼樣你怎麼吃飯,你的兵哥又不在,小姨樂了,不去就不去吧,在家看看書,我剛要準備去做飯,發現小姨只穿了一件真絲的吊帶,因為天氣熱的原因,下面也是只穿了一件短褲,頭髮散著,專注的盯著電腦工作著,一種知識女性特有的魅力躍然於前,我又一次把思想剎車,趕緊去準備做飯。午飯在一個很融洽的氣氛中進行,小姨真的被我的表現所感動,說我從上了大學真的會照顧人了,以後的女朋友就幸福了,我問小姨,你現在不幸福啊?小姨說幸福啊太幸福了,小時候光和我打架的小外甥現在學會體貼人了。我說那就叫你幸福幾天,小姨說好,我不知道當時以第三者的眼光看我當時眼睛是多麼的直,小姨在吃飯沒有發現我的注視,大腦裡又一次在激烈的爭吵,理智和我說不要看,而身體卻控制不住,「看什麼呢!」小姨的一句話把我喚了回來,我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小姨說看什麼啊小屁孩,是長大了啊,以後交女朋友自己看個夠,我萬萬沒想到小姨會這樣說,羞澀的我抓緊把餐具收拾了,把小姨架回到了臥室。第十章小姨的腿已經不是很浮腫了,小姨說下午想慢慢走走路,讓我陪著她,我在前面扶著小姨,小姨光著腳慢慢踮著慢慢走,我和小姨撐了個葫蘆架,一步一步在客廳裡走著,剛走了一圈可能小姨一受力了受傷的地方感到劇痛,一下撲到我的懷裡,我一下摟住了小姨的腰部,我突然發現小姨哭了,我問很疼嗎小姨,小姨眼淚繼續留著,說沒事就是感到一種委屈,我說你委屈什麼?小姨說沒事,扶我回去吧,我把小姨扶回床上,我又問小姨為什麼哭,小姨說其實也沒什麼,就是覺得人家男朋友都是天天陪著,而我連摔著了連人陪也沒有,我說別啊小姨,我這不是陪你嗎?小姨擦掉眼淚樂了,好,有你陪我我就很高興,那就別哭了,我順著又勸了小姨一句,小姨別哭了,趕緊好起來回頭給我介紹個女朋友,這下小姨真樂了,怎麼了?想老婆了?這愛情不是靠介紹的,要有感覺的,我外甥長這麼帥,肯定有很多女同學追求,我說哪有啊,行了行了,多大孩子啊,再等幾年不急,我哈哈大笑,我年紀不大,可荷爾蒙分泌已經是成人了,小姨打我頭一下,小子別和流氓一樣啊。與小姨那些事 11小姨整整在家休息了一周的時間,而我也在家整整照顧了她一周,她要去上班了,而濟南的天氣也來到了最熱的時候,我卻再也不想去幹那促銷的工作,心裡有種莫名的恐懼對那份工作,小姨看我的態度因為受母親所托,也不好過多要求我什麼,小姨去上班了,而我天天悶在這幾十平房的房子裡盯著電腦,除了QQ再就是打打夠級,熱日的時光一天天就在這無聊中度過,而小姨依然每天上班下班,一晃又到了週末,小姨問我在濟南上了一年學了,到景點玩過嗎,我說沒有,小姨便提議到濟南公園轉轉,其實我本身對那些泉啊什麼的不感興趣,耐不住小姨的熱情,週末的濟南非常的擁擠,公交車一班又一班人都和沙丁魚罐頭一樣,被塞到裡面,小姨說先到大明湖,大明湖距我們住的小區做公交有十幾站路,小姨看人這麼多準備打出租,我說沒事,反正週末沒事,那麼奢侈幹什麼,小姨便沒說什麼,終於等到一輛車,好不容易塞了上去,我和小姨只有一點立足之地,小姨在我前面,而我只有在後面,車上有空調還不是很悶熱,就這樣我們開始了長達一個多小時的跨越泉城的旅途。車上人越來越多,把我和小姨緊緊的擠在了一起,小姨今天穿了件白色的連體短裙,整個該凸的部分都在緊緊的包圍中突現出來,而我卻在小姨的身後緊緊的貼著小姨的臀部,本來沒覺得有什麼,可是隨著車的顛簸,我卻感覺到了一種異樣,可是畢竟夏天衣服太薄,小姨很快察覺到了,濟南因為要舉辦亞洲杯,道路改造,路特別難走,顛簸的越來越厲害,為了不使小姨和我晃動,我扶住了小姨的腰,小姨這時回看了我一眼,我看見了她臉上曾經有過的暈紅,但是現在確實沒有辦法,車上人越來越多,我們的身體都已經開始傾斜,小姨這時候直接把我手讓我摟著她腰,我感覺我們接觸的地方非常的熱,好不容易到了終點站,和小姨下了車,小姨臉紅的很厲害,眼光是那麼的不自然.。十一大明湖之遊也被公交車上發生的事搞的心情很亂,小姨呢話很少,而我也更加的不好意思,在大明湖草草逛了一圈,就出來了,小姨提議去千佛山,我說別去了太熱了,去泉城廣場轉轉吧,小姨也覺得是,我們便走著去了泉城廣場,週末的廣場到處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隨便轉了轉,已經感覺火辣辣太陽的威力,小姨已經對這直曬害怕了,說回去吧,紫外線太厲害了,我說好啊太熱了,我們又一次坐上公交,這次上去還有一個坐位,我讓給了小姨,為了調節來的時候在車上的尷尬,我開玩笑的說小姨啊你得座啊,老胳膊老腿的,小姨也開著玩笑說還知道尊老了,那要不我愛愛幼啊,我說不用了不用了,車子開動了,一站站的往回走。往回走的人不很多,但是一直沒有座,看我累的快成大皮蝦了,小姨看心疼,說要不你坐下吧,我說你那不是叫我大逆不道嗎,我笑著說道,小姨說那你坐下我坐你腿上,我只有答應了,坐下以後,小姨身上的香水味再一次飄到我的面前,我有點陶醉,車越來越顛簸,為了舉辦次讓中國足球丟人的亞洲杯,濟南整個道路都開始改建,因此道路坑窪不平,一路顛簸。車顛的小姨在我腿上來回擺動,我用雙手扶助了她的腰,小姨因為穿著短裙,朝外呢怕走光,於是直接朝裡摟著我的脖子,我呢卻沒有了太多的拘謹,一隻手攬著她的腰,一隻手放在大腿上,小姨問我,是不是除了你姨媽我以外,再也沒這麼抱過別的女孩,我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我有點被小姨的香氣所迷惑,有點睏,迷迷糊糊中我的左手就捏了小姨大腿一下,不過是隔著大腿一下,但在那一剎那我立即也清醒了,我剛把手拿開,小姨看了我一下,微微一笑,說扶好啊,想摔著我啊,於是我又把小姨摟著,而小姨呢,眼睛看著車窗外,摟著我脖子的手不時的用指頭捏一下我的耳垂,一路無話。十二到了家,因為天熱吃的東西還剩很多,就湊合吃了點,小姨去洗澡去了,洗完小姨穿了件蓬鬆的半透明裙式睡衣,散著頭髮,做沙發上看電視,我在家似乎已經沒有了那中拘謹,我看著她,小姨問我看什麼。我說小姨你這睡裙是專門穿給你兵哥看的吧,小姨嘿嘿一笑,說這不是也給看了嗎,我說千萬別,我可沒看著,小姨用沙發上雜誌砸我一下,你的意思你還想好好看看是吧,我說天大冤枉啊,我有那心也沒那膽啊,小姨一下如上午回來在公交車上一樣,坐在我腿上,問我小子你說實話上午去的時候在我後面想什麼了,我臉突然一紅,我說我哪想什麼了,你沒想你身上某些地方怎麼發生反應了?我嘿嘿壞笑說我哪反應了?小姨嘻嘻一笑,小屁孩現在學壞了,我說我哪壞了,小姨詭異的看我一眼,自己知道~你啊~是該給你介紹個女朋友了。小姨繼續在我腿上膩著,小姨問我你喜歡什麼樣的姑娘?我說這怎麼說呢,首先人好吧,小姨問怎麼叫人好呢,首先孝順吧,小姨用誇張的眼光看我,看不出來啊大外甥還能想到孝順,我說那是啊,百事孝為先嘛,還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