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热门TAG:在线看黄av免费,在线看的免费网站黄页,在线看黄av免费日韩-美腿-偷拍--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女友的淫乱一家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女友的淫乱一家
《一》伯母硬吹我晓晴是我女朋友,我们从国二开始同班,高中不但考上同一所,也很巧的被分到同一个班级。上了高中之后我才开始跟她交往。晓晴的身材在国中就发育的不错了,上了高中也还在持续发育。高二的晓晴现在已经有傲人的D罩杯了,搭配她修长的一双美腿,身材整个是凹凸有致。好在被我抢先一步下手了,听说从高一下学期开始,晓晴慢慢变成班上男通学心目中的班花了。每当放学时候惨惭慬愻,桤歉歊歌我牵着她的手走在学校里,总是会引来不少忌妒的眼神。“明天要段考了,你回家也不会念书吧?我看还是来我家,我盯着你唸书。”晓晴不但是个美女,还是个高材生!每每在学校段考里,她总是可以拿到校排前五名。“妳在我身边我才很难专心看书吧!”我不禁抱怨了一句。“呵呵‧‧‧”晓晴笑了。晓晴的家就在学校附近,我已经有来过几次了。“妈,我回来了。”晓晴打开家里大门,拉着我往内走去。“晓晴妳回来啦!”晓晴的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然后她看到站在晓晴身后的我,“皓宇你也来啦!”“伯母妳好。”我礼貌的打招呼。“妈!明天段考,我带皓宇来唸书的。”“好好!妈去切个水果给你们吃。”“伯母,谢了!”其实之前几次来,让我和晓晴的家人混得很熟。晓晴的爸爸长年在大陆工作,而晓晴的妈妈则是标准的家庭主妇。晓晴还有一个姊姊和一个妹妹,分别是大四和国三。晓晴一家四女都长得很漂亮,而且各有千秋!晓晴的妈妈大概四十多岁,不过保养得很好,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很难想像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我在晓晴的房里,很认真的看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书。“我去一下厕所。”我打开房门,往厕所走去。往厕所的路上,我经过晓晴妈妈的房间,从房里传出不太寻常的声音。门并没有完全关上,露出了一个小小缝隙,顿时我的好奇心冒起,我蹑手蹑脚的走近房门,我利用门缝窥探著房内。晓晴的妈妈正躺在床上,一手抚摸著自己的胸部,而一手则是伸进了裙子,嘴里还时不时的发出阵阵淫叫声!伯母把衣服往上掀,解开了胸罩,两手用力搓揉着自己的胸部。看到这样的画面,我的肉棒早早就硬了。我计上心来,在房门口假装咳嗽,然后迅速跑到厕所去,我没把厕所的门关上,厕所的门只是半掩著。正当我掏出老二,准备撒尿的时候,一个脚步声出现,然后进到厕所,还把厕所门关上,并且上锁!“皓宇!伯母有件事想问你‧‧‧”来的人除了晓晴的妈妈,还能有谁?“我‧‧‧正在上厕所,伯母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刚刚,你是不是‧‧‧有在伯母的房门口‧‧‧”“对不起,伯母!我不知道你在里面自慰!我不该偷窥妳的!”我撒完尿,然后转过身来。伯母的眼睛顿时盯着我搭着帐篷的地方看着。“憋著很难受吧?”伯母边说,边走向我,然后她蹲了下来,把我裤子的拉链拉开。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伯母,妳要做什么?”我装出一副慌张的模样。“你偷看了伯母‧‧‧所以伯母也要看回来!”没想到晓晴的妈妈竟然这么说。伯母掏出我坚挺无比的老二,然后“哇”的叫了一声!“这么大!看来晓晴可有福了。”伯母握住我的老二,我的老二不禁又硬了几分。“伯母‧‧‧这不好吧?晓晴她‧‧‧”“别怕!让伯母帮你发泄一下!”伯母那纤细的手,开始套弄着我的老二。“不行啊!我不能对不起晓晴‧‧‧我们说好第一次要献给彼此的!”我猛然将伯母推开。“你还是处男?晓晴也真是的‧‧‧”伯母又逼近我,这次她张大了嘴,将我的老二整个含住。伯母那灵巧的舌头,不停的逗弄着我的老二,一只手则轻抚着我的子孙袋!没经验的我,很快就坚持不住了!2.“伯母‧‧‧我‧‧‧快不行了!”话还没说完,我的精液就一股脑的射了出来,伯母正含着我的老二,这下精液全都灌进她的嘴里!“噢,竟然‧‧‧射在嘴里。”满口精液的伯母,说话有点不清不楚。伯母将精液吐了出来,然后拿了几张卫生纸,擦拭了一番。“看来你还真是个处男,不然怎么会这么快?”伯母淫笑着。才短短十来分钟,我就弃械投降了,这可是奇耻大辱啊!“伯母可还没享受到呢!”说话的同时,伯母的手又握住我软掉的老二,鸡巴在瞬间又硬了起来。“这么快又硬了!真不亏是年轻人!”伯母似乎有意进行下一回合,手又开始套弄起我的鸡巴!“不行!我要回去找晓晴了!出来太久她会起疑心的。”“也对!这次就先放了你,下次你可要好好补偿我喔!”伯母笑着走出厕所。《二》伯母硬上我第二天段考完,晓晴被她几个好朋友拉去唸书,我只好回家去了。“这不是皓宇吗?”晓晴的妈妈突然出现在我身前。“伯母‧‧‧妳好!”“刚打完麻将,正要赶回家煮饭呢!皓宇,要不你来我家吃个饭再走?”“也好,我爸妈今晚都不在家,我本来还在打算晚餐该买什么吃。伯母,谢了!”来到晓晴家,我坐在客厅看着电视。“伯母先去换个衣服。口渴了冰箱有饮料自己去拿,不用客气。”晓晴的妈妈转身向二楼走去。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喝着可乐,一边想着等等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突然,一双手从我的肩膀滑下来,抚摸着我的胸膛,然后游移到我的双腿之间。晓晴的妈妈站在我身后,对着我的耳朵吹气,双手很熟练的拉开我裤子的拉链,掏出我坚硬的老二。“呵呵,已经这么硬了啊!”伯母的手开始套弄着我的肉棒。老二在伯母高超的手艺之下,越发坚硬!伯母停下了她的手,然后走到我的身前。“我美吗?”“伯母,妳好美!”晓晴的妈妈穿着一件性感薄纱睡衣,内里没有穿胸罩和内裤。“别叫我伯母,叫我姿莹。”伯母蹲了下来,脱下我的长裤。“想要我帮你吹吗?”伯母的手指逗弄着我的肉棒。“伯‧‧母‧‧噢!姿莹,快!我快受不了了。”伯母露出淫荡的笑容,然后张开她的嘴巴,把我的肉棒整个含住。伯母的舌尖翻弄着我的肉棒,一丝口水从伯母的嘴角流下。那灵巧的舌头从马眼舔到了我的子孙袋,那种快感不是文字可以形容的!伯母又含住我的肉棒,我双手扶著伯母的头,开始前后摆动起来。伯母慢慢增加摆动的速度,然后又突然停止!“这次我可不会让你这么简单就出来。”伯母淫笑着,然后把她身上的薄纱往上一撩。伯母肥美的阴户就这样曝露在我眼前。 伯母用手掰开小穴,我可以看见从内里流出不少淫液,小穴还时不时的抖动着。“人家都已经湿成这样,怎么能放过你!”伯母双脚跨在我腿上,一手握着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然后慢慢坐了下去!我的肉棒顿时淹没在伯母的小穴里,“啊~~”我和伯母同时发出了叫声。伯母开始上下摆动着她的身躯。“啊啊~~~好爽啊~~~好久没这么爽了!皓宇的鸡巴真够大,都顶到‧‧‧子宫了!”伯母不停浪叫着。我双手扶著伯母的腰,然后往上一提,鸡巴离开了伯母的淫穴。“怎么抽出来了?快插进去啊!”“要我进去,就求我啊!”我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噢,死冤家,坏死了!好老公,求求你用你的大鸡巴插死我吧!”伯母的手又握住我的鸡巴,然后狠狠的坐了下去!还好我够坚强,不然这么用力一坐,换做别人,鸡巴早就受伤了。伯母不停上下摆动,不太需要我出力。不过我的双手也没闲著,揉捏著伯母的双乳。3.“噢,我好累喔!小冤家,你也用点力嘛!”我吻上伯母的嘴,舌头不禁交缠在一起。我顺势往下轻吻她的颈部,然后到双乳,伯母的乳头也早就硬了,我轻咬了一下,伯母“啊~~啊~~”的放声叫着。鸡巴对准了小穴,用力的往上一挺!“啊!要死了‧‧‧好爽啊!干死我吧‧‧‧好老公,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干我!”伯母又再浪叫着,这样淫秽的话语,让我感到更加兴奋!我慢慢增快抽差的速度,伯母也随着我抽插速度,越叫越淫荡。“我要射了!”‧‧‧“都射进去吧‧‧‧啊啊~~~人家的小穴好久没有被射了!”“啊~~~”我叫了一声,龟头喷发出精液,全都进了伯母的小穴。伯母耗尽体力,就这样跨坐在我身上,双手抱着我。我没打算抽出我的肉棒,就这样一直插在伯母的小穴里。“爽死我了,冤家,真是爽死我了。”伯母在我耳边说,还娇喘连连。肉棒还在伯母的小穴里跳动着,然后又慢慢硬起来,“噢,又硬了!再狠狠的干死我吧!”我又跟伯母大战了一次!要不是时间上不允许,我还想多来几次呢!《三》女友的妹妹要我教她晓柔是晓晴的妹妹,虽然是个国三生,但是身材也发育的很好了。年纪轻轻的她,上围也有C罩杯,依我推测,假以时日想必会超过我的女朋友。晓柔的长相很可爱,是可以让萝莉控为之疯狂的可爱模样,连我这不是萝莉控的人,在看到小柔之后,也是感到惊为天人啊“皓宇哥,你来啦!”晓柔热情的打招呼。“晓柔,妳今天不用晚自习啊?”“今天不用。我先回房间,等等在下来跟你聊。”几次来拜访晓晴的家,都和她的家人很熟稔了。没过多久,晓柔便出现在客厅,并且坐在我身旁。“二姐呢?怎么不在?”“她被她好朋友拖去唸书了。”“是噢!”晓柔突然朝厨房方向瞄了一眼,然后很小声的跟我说:“皓宇哥,我最近交了一个男朋友。”“真的假的?那不错啊!”现在的国中生,谈恋爱已经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嗯!他人不错,对我很好。只是….”晓柔话只说了一半。“怎么?”“前两天他想亲我,可是我没让他亲。”晓柔红著脸说。“为什么?”“人家没经验啊!”顿了顿,晓柔又说:“皓宇哥,你能不能教我?我看你跟二姐常常….所以我想妳可以教我吧?”话一说完,晓柔的脸就更红了。好迷人啊!害羞起来的晓柔,宛如娇艳欲滴的红樱桃。“怎么教啊?而且,妳妈在厨房做饭欸!”“跟我上来!”晓柔拉起我的手,往二楼走去。来到她的房间,晓柔把房门关上,然后上了锁。“皓宇哥,教我怎么….不然我男朋友想亲我,我都不知道该做何反应。”“顺其自然就好啦!”我话一说完,便把嘴贴到晓柔嘴上。我突如其来的举动,有点吓到晓柔了。她紧闭着双唇,而我则是用舌头不停的逗弄着她,这才让她张起了小嘴。我见机不可失,舌头马上滑入晓柔的嘴里,开始放肆的纠缠着晓柔的舌头。吻了数十秒,我离开晓柔的唇。“就像我刚这样,对方想吻妳的时候,就让他亲。顺其自然就好。”这时候我才发现,因为天气很热,晓柔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小热裤,和一件很紧身的衣服。让我诧异的不是这个,而是我发现晓柔身上的衣服,明显可以看到两个突起物,一位置上来看,那正是乳头的位置!看来这小妮子竟然没穿胸罩,而且现在还激突呢!这下可看得我心猿意马,老二也蠢蠢动着。“要我教妳更多吗?”晓柔没有回答我,只是点了点头。“皓宇、晓柔,你们跑去哪啦?可以吃饭了。”楼下传来伯母的声音。“看来今天时间点不对。不然这样好了,妳真的想要我教妳,妳明天放学来我家。”晓柔又点点点头。4.“皓宇、晓柔,你们刚刚跑哪去了?”三个人围着饭桌吃饭,伯母一边吃饭,一边问道。“没什么啦!只是晓柔说电脑有点问题,要我帮她看看。”还好我反应快!我继续吃着我的饭。突然,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摩擦着我的脚。坐在我对面的伯母,趁晓柔没注意时,给了我一个淫秽的笑容。看来这双脚是伯母的没错了!那只脚从小腿慢慢往上游移,最后在我大腿内侧停留,摩擦起来。顿时间老二充血,害我一碗饭吃不太下去。“对了,怎么没看到晓茹姐?”我没话找话聊。晓茹是晓晴的姐姐,也就是晓柔的大姐。“大学生总是忙着学校的事情。好像是说什么社团练习之类的。”伯母回答。饭后,晓柔被赶回房里写功课。客厅又只剩下我和伯母。“姿莹,妳还真大胆!刚刚吃饭时脚竟然一直伸过来。妳都不怕被妳女儿发现吗?”历经和伯母做爱之后,我也放开了胆子。“呵呵,就是这样才会刺激!”伯母淫笑着,双手又摸进我的裤子,“又这么硬了啊!要不要我们现在来一下?”(四)性爱教学其之一隔天,晓柔果然出现在我家门外。“皓宇哥‧‧‧今天,麻烦你了。”晓柔的声音显得有些羞怯。“先进来吧!”我拉着晓柔的手,然后把她带到我房间里。“妳想要我教妳什么呢?”我看着她,真是个可爱天真的女孩,我似乎不该对她下手的!我的良心突然跑了出来。“那个‧‧‧我‧‧‧我也不知道‧‧‧”晓柔真的是个很内向的女孩,她的脸红的像娇艳欲滴的苹果。我真的要把她弄上手吗?良心再一次的跑来。“那我们就循序渐进的来吧!”说完这句话,我和晓柔都没有动作,只是看着彼此。“妳确定要我教妳?”我很认真的问,晓柔只是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她的脸突然靠近,然后嘴唇的对着我的嘴,吻了上去。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滑动着,“这样…可以吗?”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然后她又继续吻我。我受不了啦!既然人家都送上门了,我也没理由拒绝!良心?还是等喂饱我的老二后再说吧!我把我的上衣脱了,“亲吻的时候,可以顺势的往下移动,从嘴、脖子、胸膛、肚子,然后到那人的那里。”我边说,边把晓柔的头慢慢压下去,她也顺着从嘴一路亲到我的胸膛。“伸出妳的舌头,舔弄我的乳头!这样做也可以让人更兴奋!”晓柔只是迟疑了一下,然后就伸出她的舌头,开始舔着我的乳头。“对,就是这样!来,在往下亲!”我又把她的头压得更下面,“这时候可以先别急着脱下男人的裤子,可以隔着裤子用妳的手抚摸。”晓柔还是照我的话去做,那双纤纤玉手在我的裤子上搓揉起来!“再来慢慢脱下裤子,对!就是这样!连内裤也脱了!”我的老二猛然跳了出来,晓柔反应不及,还打在她的脸上!肉棒早就硬到极点了,看来这下也吓到她了!晓柔没看过男人的老二,现在我那坚挺无比的老二高举著头,晓柔撇过头去,不敢直视。“盯着我的老二!不要移开妳的视线,然后用妳的手去爱抚!再来就是用妳的嘴!”晓柔还是迟疑了一下,然后做了个深呼吸,伸手抚弄起我的老二!果然是没有经验,晓柔的指甲时不时的刮到我的肉棒,让我感到有些疼痛。我按住晓柔的头,肉棒逼近到她的嘴边,“张开妳的嘴巴,含住她!”晓柔张开她的樱桃小嘴,然后含住我的嘴巴。“对!很好!但不只是含着就好,要利用妳的舌头,不停的舔着肉棒!”肉棒明显感受到晓柔的舌头,正因为我的话开始动起来!“记住,妳的头要前后移动着,这样才会让男人更加兴奋!”晓柔的头也开始动起来,好爽啊!5.我的肉棒脱离晓柔的嘴,然后让他躺在床上,“接下来妳什么也不用做,让我来!”我开始熟练的脱下晓柔的衣服。那对雪白如笋的双乳,曝露在我面前,我忍不住伸手过去爱抚,“啊‧‧‧”晓柔忍不住叫了出来。我亲吻着她的双乳,并舔着她的奶头。果然是没试过,乳晕和乳头都是极品的粉红色!真是捡到宝了!我脱下晓柔的裙子和内裤,开始往她的小穴进攻。“啊‧‧‧好舒服‧‧‧好舒服的感觉啊!”在我手指轻抚下,粉红色的肉尻流着淫水,好像在对着我招手,要我用肉棒狠狠的插入!我受不了了,肉棒摩擦著晓柔的小穴,然后慢慢的插进她的肉尻!哇靠,有够紧的,夹的我的肉棒差一点喷精!“啊啊‧‧‧好痛‧‧‧皓宇哥‧‧‧啊‧‧‧小力点‧‧‧呜‧‧‧呜‧‧‧人家好痛!”未经人事的处女,当然在第一次的时候会痛啦!不过我也放轻了力道,让晓柔尽量别感到太痛。“第一次都是这样的,过了就没事了!”我一边用言语安抚她。血从她的小穴里流出来,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处女之血吧!没想到我也有替处女开苞的这天!《五》性爱教学其之二“皓宇哥‧‧‧轻一点‧‧‧人家‧‧‧好痛喔‧‧‧”泪水已经在晓柔的眼眶里打转。我不敢用力的抽插,肉棒只能在小柔的处女穴里,缓慢的突刺。我一边插着她的处女穴,一边抚摸著雪白的双乳,还要一边用言语安抚她,“晓柔,别紧张。我们慢慢来!等过了开头这一小段,后面就是美好的世界了。”果不其然,在我缓慢的抽差将近十分钟后,晓柔的脸上不再有痛苦的神色,反而时不时的发出几声淫叫。“晓柔,我要更用力了,妳小心!”晓柔没有理会我,依旧低声浪叫。我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晓柔的叫声也慢慢变大声。“啊~~~好舒服啊!噢‧‧‧”晓柔放声叫着,让我更加兴奋,不禁又加快了速度!“是不是开始感到舒服了?我就说了,一开始的痛苦熬过去,快乐会来临。”我搓揉着晓柔的粉红色乳头。“真的好‧‧‧好快乐啊‧‧‧噢‧‧‧怎么会这样‧‧‧啊啊~~”晓柔的处女穴把我的肉棒夹的死死的,好有快感啊!从来不曾体验过这么紧的小穴。我抽出肉棒,想换个姿势。我把晓柔的双脚跨在我的肩膀上,让她的小穴毫无保留的曝露在我面前,然后我挺枪突刺!“啊啊~~好舒服啊~~皓宇哥‧‧‧人家‧‧‧噢噢‧‧‧好爽啊!”在肉棒的攻势下,即便害羞如晓柔这样的人,也会发出一些浪叫。我就这样足足干了晓柔有三十分钟左右。“我快不行了,要射精了。”我猛然拔出肉棒,精液从龟头中喷发而出,溅在晓柔的腿上。“噢,皓宇哥,做爱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喔!”晓柔摊在床上,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刚刚整个过程,晓柔最起码也高潮了三次,果然是处女,特别容易高潮。“对啊!做爱是很快乐的一件事。”我顿了顿,又说:“有机会我可以教妳更多关于这方面的东西。当然,前提是看妳要不要来。”“嗯!皓宇哥,谢谢你喔!”她突然起身,用舌头舔去我肉棒上的精液,“皓宇哥,真的很谢谢你!”事后,我送晓柔回家。“咦?晓柔,你怎么跟皓宇一起回来?”晓晴一脸狐疑的问。一旁的伯母,也就是姿莹那个荡妇,也露出同样的神色。“没有啦!我本来是要来找妳的,半路碰到晓柔,就一起来了。”我坐到晓晴的身旁,搂着她的肩。“都跟你说这几天段考,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看书啊?”“有啊!我今天过来,就是有几个我不懂的地方要问妳。”我拿出一本数学参考书。6.“晓晴,唸书就去你自己房间吧!妈要在客厅看电视。”伯母在我旁边坐下。“妈,我回房间玩电脑了。”晓柔一边说,一边往二楼走去。“皓宇,跟我上来吧!”晓晴也往二楼走。“等等,我肚子不太舒服,去一下厕所,我等等过去。”我捂著肚子,往厕所跑去。躲在厕所大概有一分钟吧,然后我又回到客厅,姿莹还在看着电视。我的双手从姿莹的肩膀滑下,然后搓揉着姿莹的胸部。“不是肚子痛吗?这么快?”姿莹回头看了我一眼。“骗妳女儿的,不然我们怎么能亲热一下。”我走到姿莹面前,“来干一下!”我脱下裤子,然后从姿莹的裙子里,把她的内裤扯下来。“不行啊!我怕我叫太大声,会被她们听到。”姿莹又将内裤穿了回去,“不然我帮妳口交?”“那就来吧!”我压着姿莹的头,肉棒狠狠的塞进姿莹的嘴里!姿莹的口交果然很令人感到舒服,不像晓柔未经人事一般,姿莹的功力已经是炉火纯青,时而舔著马眼,时而贝齿轻咬我的阴囊。“噢,舒服吗?”姿莹一边舔我的肉棒,一边说,“好硬喔,含的人家嘴巴好酸。”姿莹的头加快了动作,舌头也更加灵活起来。不到五分钟,精液就整个射在姿莹的嘴里!“嗯…好好吃,味道真浓!”姿莹将我的精液全吞了下去。“没想到你敢吃精,真是个荡妇啊!”“对啊!我就是荡妇,每天都想要你用鸡巴干我。”姿莹一边用舌头帮我清里肉棒四周的精液,一边说道。“好了,快上去!晓晴还在等你。”“我可以把妳的女儿也干了吗?”我淫笑着。“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姿莹还给我一个笑,然后继续看着她的电视。《六》女友“这一题呢,很简单,你先把这个方程式拆开‧‧‧”晓晴很用心的教我那些我不懂的数学题目,不过我根本没在专心听她讲解,双眼直盯着晓晴穿着短裙的大腿,因为裙子很短,所以晓晴一坐下来,裙䙓只是稍微遮住大腿根部,里面的内裤都快露出来了,这真是一个养眼的画面啊!“欸,你到底有没有在专心啊!”晓晴突然大喊了一声,把我从自己的意淫中唤醒。“啊?怎么?”“你给我认真一点啦!都没在专心吼!”晓晴有点生气了。“不要这样啦!我也很想专心。不过‧‧‧”我的手往她的大腿摸去,“妳看妳这群子,短成这样,露出那么一双大腿,不是想要勾引我吗?这样我怎么专心?”“欸,谁叫你看我大腿了?自己不专心,还怪我!”“唉唷,没办法!谁叫妳真的太迷人了。一双大腿就可以把我的魂给勾走了,真不愧是我的女神。”我盯着她的双眼,“妳好美喔!我爱妳。”我吻了她的唇。两条舌头交缠着,在晓晴的嘴里,我们疯狂的吻著对方。晓晴突然推开我,“别这样。专心点,我们先唸书。”我没有理会她,又吻上她的唇。“不行,这样我没办法专心。我觉得我需要先发泄一下。”唇分,我看着她说。我的双手开始抚摸着她的胸部,“好柔软啊!晓晴妳的胸部真是让我爱不释手!”我脱下她的衣服,也解开了她的胸罩。一口含住一边的乳头,一手则逗弄著另一边的乳头。“噢!好舒服喔‧‧‧”晓晴忍不住发出呻吟。我贪婪的吸吮着她的奶头,晓晴则是不断发出一些呻吟声。在我一番挑弄之下,晓晴的奶头立刻挺了起来。“奶头这么快就硬了,晓晴妳果然很色。”“还不是你,嗯‧‧‧不然人家‧‧‧喔‧‧‧”她没把话说完,只是继续呻吟著。左手顺势往下移,摸进她的裙子里面,隔着她的内裤,我的手指开始抚摸起她的私处。晓晴的呻吟声便剧烈了些,也让我更加兴奋。“这么快就湿了!”我可以感觉到指尖摸到她内裤上湿湿的一片。“想要吗?”7.“别逗我了,快点!”晓晴娇嗔著。脱下她的内裤,果然内裤上有湿湿的一小片。我拿起来闻了闻,“好香啊!”“干嘛闻?很脏欸!”“只要是妳的东西,我都不嫌脏。”我把晓晴抱到了她的床上,又和她舌吻一番。脱下她的裙子,晓晴的阴户赤裸裸的曝露在我面前。我伸出手指头,在她的小穴外游移。“舒服吗?”“嗯‧‧‧好‧‧‧好痒‧‧‧快受不了啦!”我伸出舌头,开始舔着着晓晴的小穴。“好多水啊!真是美味!”“噢!不‧‧‧好酥麻‧‧‧啊啊~~~”“想要我插进去吗?”“噢!妳好坏‧‧‧”没等她把话说完,我的手指猛然插进晓晴的小穴哩,“啊啊~~~”晓晴大叫了一声,我估计这一声就算是在楼下看电视的伯母应该也听到了。“叫的真大声,我想妳妈都听到了。”“噢‧‧‧都你啦!我妈听到怎么办?”晓晴露出紧张的神色。“放心啦!妳妈不会来管我们的。”姿莹怎么可能进来,好歹我也喂饱她了。我脱下裤子,掏出我的肉棒,然后在晓晴的淫穴外摩擦起来。“噢‧‧‧别在逗我了‧‧‧快进来!”我没有理会她,继续在外面摩擦著,“想要我进去?妳自己来!”“噢‧‧‧你真的坏死了,羞死人了!”说来是这么说,但晓晴还是伸出手来,握住我的肉棒,然后对准自己的阴户,插了进去。“啊~~~好舒服啊!进来了‧‧‧人家的下面被你塞满了。”才一插入晓晴就开始说著淫荡的话语,“欸!怎么不动?”“求我啊!”“你真的坏死了啦!噢‧‧‧亲亲小老公,快动啊!快用你的大鸡巴操死人家的淫穴!我需要肉棒,快插死我吧!”“这样才对!”我开始动了,晓晴也开始叫了起来。《七》晓茹姐回来了这几天我发现体力明显不支。没办法,一次要应付晓晴一家三口,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这天星期日,我又到晓晴家里报到。按了电铃,开门的却是许久不见的晓茹姐。“晓茹姐!好久不见了。”我打招呼。晓茹也就是晓晴的大姐,距离上次见到她,大概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没想到今天再见到她,发现晓茹姐更添几分女人的韵味!“皓宇,好久不见了!你这小子有没有欺负我妹啊?”晓茹姐笑道。我嘴上当然是说没有没有,心里却暗想,不只是你妹被我欺负了,妳妈也被我欺负了!我正想着该如何欺负妳呢!能把一家母女四人搞上床,似乎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进来里面在聊吧!”晓茹姐说道。“来找晓晴的吧?她刚出门喔!”晓茹姐帮我送上茶水,然后在我身旁坐了下来。“是噢!竟然没跟我说!”我露出失望的神色。“呵呵,既然来了就坐一下再走吧!”晓茹姐笑着说,“最近过的好吗?和我妹相处还OK吧?”“还可以啦!不就这样囉。”我开始跟晓茹姐闲聊起来,“妳在外面唸书还顺利吗?”“都还算不错。”“是喔。晓茹姐,我们也一年多没见了欸,这次我看到妳,发觉妳比以前更漂亮了。”“呵呵,真会说话啊!我倒不觉得呢!”“晓茹姐,妳应该也有个男朋友对吧?大家都说沐浴在恋爱中的女人会变美丽!我想是这样的。”“还真被你说对了!我这次就是和我男朋友回来,顺便带回来给我妈看看。”没想到晓茹姐真的有男朋友,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小小失落了一下。“什么时候介绍姐夫给我认识认识啊!”“你想太多了,只是一般的男女朋友。你这一声姐夫也叫太早了吧?”“不早,不早!”我打哈哈的,内心又暗道,我叫妳女儿都可以了。“对了怎么没看到伯母还有晓柔?”这时我才注意到怎么没见到这两人的踪迹。8.“一大早妈就带晓柔出门去了。”“怎么没带上妳?留妳一个人在家不是很无聊吗?”“不会啦!我等等还要去找我男朋友呢!”“噢,原来是这样。”我说,“我看我先走好了。反正晓晴也不在,我就不耽搁晓茹姐的时间了。”“呵呵,也不赶啦!而且我们很久没见了,聊一下天也不错。”“晓茹姐,我先走啦!妳就快去跟妳男朋友约会吧!”我从晓晴家里走出来,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郁闷感。我拨了通电话给晓晴,“妳在哪?”“噢,我死党小涵找我去看电影啦!抱歉,没跟你说。你在干嘛呢?”“刚从妳家出来,本来是要去找妳。不过碰到妳大姐,跟她聊了一下。”“噢,这样喔!我看完电影去找你?”“嗯,来我家找我吧!”回到家里,我躺在床上,又睡了一场回笼觉。正当我一场梦睡的正甜的时候,楼下的门铃声响起。“晓晴,妳来啦!”我打开门,果然是晓晴。“你怎么穿这样就来开门?”晓晴看着我的穿着,讶异的说。“刚刚在睡觉,听你按门铃就匆忙跑下来了!”我只穿着一件格纹的四角裤,其他一件衣服都没有。不但如此,我的老二还翘得很高。我一手将晓晴拉了进来,一手将门带上。我吻上晓晴的唇,她挣扎了一下,逃开我的拥抱,然后说:“又想干嘛?”“噢!妳没看见吗?我需要你帮我解决他!”我指着我的老二说道。“真坏!去你房间啦!”我和晓晴一路打闹著上了楼。打开房门,我一把将晓晴推倒在我床上。“我受不了啦!”我脱下晓晴的衣服,开始在她的身上亲吻起来!我盯着她的俏脸,不知为何,脑中却一直浮现出晓茹姐的脸庞。晓晴和晓茹姐毕竟是姐妹,魔样的确是有几分相似之处。我掏出肉棒,在晓晴的淫穴外摩擦了几下,“噢!要就快点进来!在这样逗下去,人家可不给你干了!”“呵呵,淫水都流出来了!就算我想停,妳也不会放过我吧!”语毕,肉棒缓缓插入了晓晴的小穴里。经过一阵抽插之后,肉棒再也顶不住了,龟头一热,精液猛然喷发而出。如果现在被我干着的事晓茹姐,那该有多好?《八》门外这天,我又来到晓晴家,晓晴说她租了两部电影,要我陪她看。我们首先看了一部十分惊悚恐怖的鬼片,吓得晓晴一直抱着我。“会怕还要看?”我看着说道:“我去厕所。”我走到厕所,掏出老二出来撒尿。当我尿到一半,眼神瞄到一旁洗衣篮里,有一件紫色蕾丝内裤。这会是谁的?不可能是姿莹的,她有哪件内衣裤我没看过。也不可能是晓晴的,因为她不喜欢紫色。那么只剩下两个人了,妹妹晓柔,和大姊晓茹。我撒完尿,走到洗衣篮前,然后伸手拿起那件紫色内裤,我发现内裤上有一小部分是湿的,我想起来先前晓晴跟我说过,晓茹才刚出门。鼻子靠过去闻一闻,有点腥味,我有八成把握,这一件一定是晓茹姐的内裤。我一边闻着内裤上传来的淡淡的体香,一边幻想着晓茹姐脱下这件内裤的场景,不知不觉中,老二已经硬了起来!回到房内,晓晴正在讲电话,我从她的身后抱住了她,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一只手也慢慢伸向她的衣内。“喔!是这样喔!可是‧‧‧嗯‧‧‧喔~可是你这样说‧‧‧”晓茹受到我的侵犯,不小心叫了几声,她一边讲著电话,一边用眼神示意我不要干扰她。9.我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伸进晓晴衣服内的手,摸上了她的胸部,我一把扯下她的胸罩,然后手又缩了回来。隔着衣服,我开始挑逗着她的奶头,搓捏了几下晓晴的奶头,果然一下子就让她激凸了!晓晴因为要讲话,所以一直忍着不出声。我就看妳多能忍!我把晓晴推倒在床,脱下她的裤子,我懒得脱下她的内裤,只是把内裤往旁边拨,接着掏出我肿胀已久的老二,在晓晴的蜜穴外摩蹭著,只听晓晴说:“噢‧‧‧我觉得‧‧‧嗯‧‧‧该怎么说‧‧‧嗯‧‧‧我‧‧‧没事‧‧‧喔‧‧‧只是有点‧‧‧嗯‧‧‧不太舒服。”老二对准了晓晴的淫穴,然后猛然插入!“啊‧‧‧啊‧‧‧”晓晴忍不住大叫了几声,“噢‧‧‧我好不舒服‧‧‧我‧‧‧嗯‧‧‧晚点我再打给你。”晓晴把手机丢到一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直瞪着我。“在跟谁讲电话?”肉棒已经插进去了,可是我却没有动。“还能有谁!小涵啦!”她的表情羞涩,声如蚊呐的说:“怎么进去了还不动?”“等妳来求我啊!”“你好坏!趁人家在讲电话的时候侵犯我,小涵还一直问我怎么了。线在勾起人家的欲望,你进来了又不动,真是坏死了!”“呵呵,那现在就如妳所愿!”肉棒开始在晓晴的小穴动了起来!比较起来,姿莹、晓晴和晓柔的肉穴,各有各的美妙。姿莹虽然较为松弛,不过淫水最多,反应也是最大;晓晴的肉穴也蛮紧的,淫水虽然没她妈妈来的多,不过反应也不差,而且她的穴一点骚味也没有,肉壁也是勾人的粉红色;晓柔未经人事的穴当然是最紧的,虽然只和她做过一次,但她的那种紧缩感至今仍然让我难以忘怀。这么极品的三个穴都让我尝过了,我还真是个幸福的男人!我卖力的抽插著,晓晴的叫声也越来越大,让我更加兴奋!我突然瞄的房门,奇怪!怎么没关好?仔细一瞧,门缝外有一双眼,正窥探著房内。 会是谁?《九》偷窥我一边抽插著晓晴的小穴,目光却不时的飘向房门。我已经可以肯定躲在门外偷窥的,就是晓晴的大姐,我心中的女神─晓茹!晓晴一家四女,我最喜欢的其实是晓茹姐。身为母亲的姿莹,高贵优雅,又带着成熟女人的独特魅力;晓晴,我的女友,很有气质的女孩,外貌不俗,十分俏丽;小妹晓柔,天真无邪,外表也是活泼可爱,很单纯的女孩;至于大姐晓茹,那才是我心目中最喜爱的类型,唯一可形容的词汇就是艳丽和性感,但又不失高贵,偶尔一个蹙眉,那可真是我见犹怜!而我心目中的女神,现在正坐在房门外,看我干着她的妹妹!女神就在门外,我可要好好表现!我猛然加强了抽插的力度和速度,晓晴的叫声更加疯狂了!“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猛烈‧‧‧噢!顶到了!好‧‧‧爽啊!啊啊!”晓晴淫叫着。肉棒从晓晴的小穴里退了出来,我把肉棒送到她的脸前,用肉棒在她的脸上摩擦著,晓晴伸出了她的舌头,舔着我的肉棒,“好硬啊!我从没看过你的‧‧‧硬成这样!”晓晴一边舔弄著,一边说道。“没看过我的什么?说清楚!”“你的,噢!坏死了!人家没看过你的大肉棒硬成这样过。”话一说完,晓晴张嘴把我的肉棒含住。女神就在门外偷窥,这让我的肉棒比起以往硬了不少。“没办法,妳太美了!光看着妳的裸体,就让我硬到受不了了!”晓晴听到我的话,双颊立刻泛红,舌头倒是没停过,几番逗弄下来,我的肉棒差点就忍不住!可不能这么快啊!毕竟女神还在外面欣赏我们这场活春宫。“晴,我爱妳!”我的嘴吻上她的唇,舌头纠缠在一起,我可以闻到她嘴里有我肉棒的味道,但我一点都不介意!唇分,口水还藕断丝连的黏着。10.我换了个姿势,头埋在晓晴的两腿间,而晓晴则是用嘴巴帮我吹,这是标准的六九式。床尾就在房门的一旁,我一擡头就看到了门外的晓茹姐,而晓茹姐也在这瞬间,和我四目相对!我朝着晓茹姐笑了笑,然后装做没看到的,低下头用舌头舔著晓晴的小穴,当我又擡起头,晓茹姐又跟我四目相对,而我还看到她的手正伸进她的短裤里,正在抚摸着她的私处,然后她把伸入短裤内的手收了回来,并伸出舌头舔弄著自己的手指。看到这样一个画面,顿时把持不住,龟头猛然一紧,喷发出了精液!然后我听到晓晴低咽一声,看来精液是整个射入晓晴的嘴里,我连忙起身,看见晓晴的嘴角还流出一丝白色混浊液体,然而更大部分的精液,则是流进她的喉咙。“怎么这么突然?”晓晴似乎有些不悦。“还不是你的嘴巴太厉害,我一个来不及,就射了。”我连忙解释。“坏死了!让人家喝那么多精液,好腥喔!”晓晴用手拭去嘴角的精液。我的目光往门外看去,晓茹姐已经不在了。“在看什么?”晓晴顺着我的目光,也看着房门外。“没什么,一时眼睛错觉。”我笑了,然后把晓晴搂在怀里。看来,晓茹姐也难逃我的大肉棒了!《十》潮吹晓茹姐晓晴累了,躺在床上的她,一下子就睡着了。我从晓晴身旁站起来,然后轻轻的关上房门,右手边是晓柔的房间,再过去是晓茹姐的房间,我走到晓茹姐的房门外,手握住门把,压抑不住内心激动的情绪。终于,我打开了房门。晓茹姐原本坐在床边,但我突然闯进来,让她露出慌张的神色。“你怎么‧‧‧跑进来了?”晓茹姐语带怒气。“噢!我只是想来找晓茹姐聊聊天。”我瞎扯著,“晓茹姐你哪时候回来的啊?”“刚刚!””晓茹姐看见我身上只穿一件四角裤,脸上泛起一阵绯红,“你怎么只穿一件内裤?还不去把裤子穿好!”“天气热啊!”我坐到晓茹姐的身边,“晓茹姐,刚刚家里好像有人闯进来了!”晓茹姐似乎没反应过来,直呼:“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刚刚‧‧‧我跟晓晴在房间里,我好像有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站在晓晴的房门口,我还以为我眼花,原来是真的有人!”晓茹姐终于知道我是在说她,只是脸上仍强装镇定:“你怎么确定你不是眼花?”“咦?晓茹姐,你身上这件衣服,跟我刚刚看到那个站在晓晴房门外的人身上的衣服一模一样啊!”我伸手抓着晓茹姐的手,一脸邪笑着,我把脸凑进晓茹姐的脸,然后说:“晓茹姐,我又发现了!那个人虽然我没看清楚,不过,跟妳长的很像!”“你想做什么?”晓茹姐双眼直视着我,丝毫没有退缩。我抓住晓茹姐的头,然后狠很的吻了她!“刚刚看了那么久,晓茹姐,你应该也忍不住了吧?”我没让晓茹姐说话,又吻了她的嘴。右手缓缓伸向晓茹姐的双峰,左手则是在晓茹姐的大腿上游走,晓茹姐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不!我看晓茹姐根本就不想反抗!“你在干什么?”晓茹姐娇叱一声,“别乱来!”“晓茹姐,其实‧‧‧我最爱的人是妳啊!”我把晓晴茹姐压倒在床上。“不!放开我,我们不能这样!晓晴还在楼上‧‧‧”“她睡了!”我再次吻上晓茹姐的唇,“也许晓茹姐妳小声一点,我们就不会吵醒她了。”我从晓茹姐的嘴,然后亲到脖子,再来到锁骨上,右手也越发大胆的,搓揉起晓茹姐的双峰。噢!我梦寐以求的女神!现在任我玩弄啦!我脱下晓茹姐的上衣,红色的胸罩就曝露在我眼前,我连忙扯下胸罩,晓茹姐拿一对堪称完美的双乳,就这样呈现在我面前。双手抚摸著晓茹姐的美乳,噢!这触感真是笔墨难以形容!我忍不住舔了一下晓茹姐的乳头,而晓茹姐也发出一声呻吟。我又更大胆的轻咬住晓茹姐的乳头,“啊~”晓茹姐忍不住叫了出来。11.“晓茹姐,千万忍耐啊!不要惊动了晓晴。”我故意这么说。晓茹姐听了我的话,连耳根都红了起来!看的我真是心猿意马啊!我慢慢脱下晓茹姐下身的短裤,红色蕾丝内裤在我面前诱惑着我,我伸出手指头,隔着内裤,开始爱抚起来。“唔‧‧‧嗯‧‧‧”晓茹姐压抑著自己,不让自己叫的太大声。呵呵,我的功力可没这么浅!我掰开晓茹姐的内裤,又拨开那团浓密的阴毛,好不容易找到了阴蒂,我张嘴轻轻的舔弄著,手指头也在一旁忙着。这一番爱抚下来,可是攻的晓茹姐毫无招架之力啊!手指头已经插入晓茹姐的穴里,我卖力的加快手指的速度,已经有些淫水从晓茹姐的穴里流了出来,这还不够!“啊!我‧‧‧不行‧‧‧要来了‧‧‧啊~~”晓茹姐再也压抑不住,大声的叫着,在我强烈的攻击下,晓茹姐高潮了,从她的晓穴里喷出淫水,虽然量不多,但这就是潮吹了!我第一次让一个女人潮吹!《十一》口爆晓茹姐“晓茹姐,妳都高潮了,该换我爽了吧?”我拉住晓茹姐的手,然后隔着四角裤,抚摸我正硬著的老二。晓茹姐看了我一眼,那眼神直看得我更加兴奋,多么勾人的一双眼啊!晓茹姐脱下我的四角裤,然后开始用手套弄起我的老二。晓茹姐的手时快时慢的搓弄著,甚至还反过手来套弄我的老二,让我更是格外感到刺激!一丝口水从晓茹姐的口中落下,不偏不倚的低落在我的龟头上,晓茹姐又加快速度套弄起来。“舒服吗?”晓茹姐手没有停,擡起头来问我。我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好硬的鸡鸡,我男朋友的都没你硬!而且你得更长更粗!晓晴真是幸福啊!”晓茹姐一边套弄著,一边感叹著。“晓茹姐,妳愿意的话,我也会让妳有这种幸福的!”听到我的话,晓茹姐笑了。晓茹姐伸出舌头来,在我的龟头上打转,让我感到一阵酥麻!晓茹姐吸吮着我的龟头,然后张大了嘴,从龟头慢慢的把我整个老二给含住。不得不说晓茹姐的口技绝对是他们一家人中,技术最好的!连经验丰富的姿莹,也比不上晓茹姐的技术!就不知道晓茹姐的下面是如何了,都还没好好尝尝呢!猛地,我感觉到我的精液就要喷发而出了!“我‧‧‧要射了!”听到我的话,晓茹姐张开了小嘴,然后又手更加速的套弄起来,紧接着我感觉到龟头一热,浓厚的精液喷发而出,大半都射进晓茹姐的嘴里,而有些则是在她的嘴边。晓茹姐任由精液从她的嘴里流出,然后又把我的老二含住,用舌头清理我的老二。真是一副淫靡的画面啊!看到晓茹姐被我口爆,心里得爽快真是难以言喻!“今天就先到这吧!”晓茹姐丢下这么句话,完全不理会还在陶醉中的我,迳自往二楼走去。怎么会这样?结果还是没能插进晓茹姐得小穴里!天啊!还以为今天能够插到我著思暮想得晓茹姐,没想到又是一场空了!算了,先回晓晴房间好了。回到晓晴房间,晓晴还在睡觉。我爬上了床,躺在她身边,看着她熟睡的脸庞。忽然,一股罪恶感从心底油然而生。晓晴很爱我,我知道她真的很爱我,也把她的第一次给我了我,她对我的好,我全都知道。但是我竟然背着她,跟她的家人搞上了!我时在对不起她对我的爱,也配不上她给我的爱。也想也觉得愧疚,我真得太对不起晓晴了!看看她熟睡中的脸庞,就像个天使般,而我却玷污了这么一个纯真的天使。我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晓晴,对不起!”我能做的只是这样。虽然感到愧疚,但男性的本能让我还使只能继续这样下去!“皓宇‧‧‧”晓晴醒了,“我睡很久了?”12.“还好。妳醒了,那我先回去囉。” “嗯,再见!” 我走到房门口,打开了房门,我突然转过头来,看了晓晴一眼,然后说:“我爱妳!”我没等晓晴有反应,就关上了房门。“要走了?”晓茹姐从她的房门里探出头来。“嗯!”“我明晚去你家找你。”丢下这句话,晓茹姐关上了她的房门。《十二》偷情本以为晚上就可以插入我梦寐以求的晓茹姐的小穴,没想到下午五点多,晓茹姐打了通电话给我,她说她老爸从大陆回来了,所以她晚上不能过来找我了。听到这样的消息,让我顿时郁闷起来,到底哪时候才能享用晓茹姐的肉尻呢?晚上八点,晓晴也打了电话给我,她跟我说她老爸回来了,然后说她老爸想见见她女儿的男朋友,也就是我。我当然只能点头答应了!八点十五分,我以来到晓晴家。“妳就是晓晴的男朋友?”一名中年男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想必这位就是伯父了!伯父你好,我叫做陈皓宇,耳东陈,白告皓,宇宙的宇。”我很礼貌得先自我介绍一番。“嗯,不错不错!先坐!”伯父要我坐下来,一旁的伯母姿莹,趁大家没注意,偷偷对我使了个眼色,然后就听姿莹说道:“我去切点水果!”“伯父,不好意思,我先上个厕所。”看到姿莹得暗示,我也连忙起身。厕所就在厨房边,姿莹确认了晓晴三姐妹和她们的老爸都在客厅看电视聊天,然后打开厕所的门,示意要我出去。“妳老公怎么回来了?”我搂着姿莹的腰。“小心点!被发现我们就完了。”姿莹美目圆睁,看了看客厅,然后又转过头来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这次他回来得好突然,事先根本没通知我。”“他打算待多久?” “不知道。” “糟了!” 听到我喊糟,姿莹连忙追问:“什么糟了?”“他如果待很久,那我不就没机会跟妳共度春宵?”我趁机在她肥美的臀部摸了一把。“小冤家,别这样!放心,我们有的是机会。”“我先回客厅了,妳水果也快切一切吧!”回到客厅,伯父很热络的跟我聊了起来,当中,晓晴三姐妹也穿插了几句话。而姿莹也早就端著一盘水果,回到客厅,加入闲聊之中。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是将近十点三十分。“伯父,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你今天才回到台湾,想必也需要休息一下。那我就不多打扰了。”“嗯,也是。我倒也有些困了。皓宇你就快点回家吧!免得你父母担心了。”一番客套之后,我走出了晓晴家。晓晴也跟在我脚步后面,走了出来。“我来送你!”她说。“还送我勒!要不要直接把我送上床?”“哼!不理你了!”晓晴迳自撇过头。“好啦!宝贝,妳先回去吧!”话一说完,我亲了一下晓晴的脸颊,“快回去睡觉,我明天再过来找妳!”晓晴点点头,然后转身回家去了。隔天早上七点多,我就出现在晓晴家门外。出来开门的是姿莹,“这么早!”看到是我,姿莹露出一脸欣喜之色。“不早点来,怎么有机会干妳?”我走进晓晴家里,轻轻的关上门,“都还在睡?”“对啊!你怎么知道?”姿莹讶异的问。“猜的!”我搂着姿莹的腰,然后在她嘴上一吻,“我想干妳!”也没等姿莹反应过来,我就把她拉到沙发上去!我手伸进姿莹的长裙内,摸着她的淫穴,“没想道你早就湿了!”我可以感觉到指尖在姿莹的内裤上,摸到一小部分黏黏滑滑的。脱下姿莹的内裤,我也迫不及待的脱下自己得裤子和内裤,粗大的老二正雄赳赳,气昂昂的挺立著!肉棒满满没入姿莹的淫穴,姿莹忍不住低吟了一声,“小声点!可别惊动了其他人!”我连忙提醒她,然后我的下身慢慢的动了起来。“唔‧‧‧你插得‧‧‧这么舒‧‧‧舒服‧‧‧人家怎么能‧‧‧嗯‧‧‧啊啊‧‧‧怎能不叫‧‧‧啊啊!”听见姿莹轻声的浪叫着,让我更是兴奋!13.“那只好速战速决了!”我也怕拖太久,真得惊动了其他人!既然决定速战速决,我当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这下可苦了姿莹了!只见她不知从哪来的抱枕,嘴巴正狠狠的咬住,看来她想借由咬著抱枕,让自己别发出声响。虽然咬著抱枕,但姿莹时不时还是会发出几声淫叫,还好她的尽量压低了音量。几番猛烈的抽插之下,精液猛然喷发而出,全部射进了姿莹的小穴里!“真舒服‧‧‧”姿莹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喘。《十三》告白“冤家,干的人家好爽啊!”姿莹依偎在我的怀里,还在喘息著。“休息一下,等等去弄个早餐吧!” “那你呢?”“呵呵,当然是去叫妳的二女儿起床囉!”我淫笑着,手又不安分的伸进姿莹的衣内。“坏死了!还想来吗?”姿莹妩媚的看了我一眼。“算了,休息一下!”我收回在姿莹衣内游走的手。走上二楼,我打算去晓晴房间,却发现隔壁晓柔的房间,传来一阵啜泣声。我走到晓柔房门外,敲了敲门,“晓柔,怎么了?”晓柔打开了房门,一手拿着面纸擦拭着眼泪,双眼哭的红肿。“怎么了?”我问。“皓宇哥‧‧‧”晓柔突然抱住我,“小瑞不要我了!我们分手了!呜呜‧‧‧”说到这里,晓柔又忍不住啜泣起来。我把门关上,将晓柔带到床边坐着。“怎么回事?小瑞为什么要跟妳分手?”“他说‧‧‧他说人家‧‧‧说人家不是处女,所以不要我了!”听到晓柔的回答,我吓了一跳!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有处女情结?而且那男的也才几岁?十六、七岁罢了,竟然在意这个!“晓柔,我‧‧‧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皓宇哥,我不怪你。更何况当初‧‧‧是我自己要求的。”突然,晓柔抱紧我,“皓宇哥,吻我。”我一把把晓柔推开,“不行,我们不能这样!”“我们都已经那个了‧‧‧”晓柔的唇贴了上来,我的理性战胜不了兽性,更何况我本来也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所以我也就亲了下去。舌头交缠许久,然后晓柔又对我说:“哥,我想要!” “现在不行!妳家人都在欸!” “那‧‧‧没办法了!”晓柔幽幽的说,突然,晓柔的左手一把抓住我的老二,“那这样总可以了吧?”晓柔拉开我的拉链,隔着内裤抚摸着我的老二。晓柔又突然起身,走到房门旁,然后把房门锁好。晓柔把我的裤子脱到膝盖,也脱下我的四角裤,老二直挺挺的耸立在她面前。晓柔先用手轻抚了一番,然后张嘴含住我的龟头,真是爽啊!舌尖不断在我的龟头上摩擦,我的老二也更加坚硬了!晓柔手口并用,一手上下套弄着我的肉棒,一边伸出舌头舔着我的阴囊,慢慢的,晓柔套弄得速度加快,我再也忍受不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发而出,精液飞溅在晓柔清纯的脸上,晓柔还伸出舌头,舔去在她嘴边的精液,“哥,舒服吗?”“嗯!”我点点头,然后把裤子穿好。“哥,我决定以后要当你的秘密情人。”“什么?”“哥,你对我最好了!其实我一直都还蛮喜欢你的。”“可是我跟妳姐‧‧‧”“所以人家才说要当你的秘密情人嘛!”晓柔给了我一个调皮的笑容。14.  (十四)先是解决了姿莹,又被晓柔吸了不少,一个早上就连发两次,让我有点受不了。走进晓晴的房间,晓晴还在睡,棉被早已被她踢下床,她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衣服,下身是一件很短的棉裤。那一双曝露在我眼前的双腿,正在诱惑着我。我走到床边,抚摸著晓晴的的腿,看着她的睡脸,很可爱!“啊!皓宇,你怎么在这?”晓晴醒了。“想妳囉!所以过来找妳!”“唔‧‧人家的睡姿都被你看到了。”“呵呵‧‧我又不是没看过!”“讨厌,你笑我!”说著,晓晴一把抓起一边的枕头,朝我丢了过来。“丢我,你以为我不会丢妳?”我把枕头反丢回去。一场枕头大战就这么开打了!一阵嬉闹过后,晓晴瘫在我的怀里。晓晴调皮的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要我帮你纾解一下吗?”“是还蛮想的!不过我估计全家应该都在等我们下楼吃早餐。”别闹了,已经缴械两次了!虽然我自认体力不错,不过也要为更长远的未来作保养。我先跑了趟厕所,而晓茹姐正从厕所里出来。“晓茹姐,早啊!”我微笑着打招呼。“这么早就到我家啊!”“想妳囉!顺便看看我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油嘴滑舌!”晓茹姐白了我一眼。我瞄了瞄四周,确定都没有人,飞快的吻上晓茹姐的唇,一手顺势抚摸著晓茹姐的胸部。“坏死了!你都不怕被发现?”“没办法,你太正了!我克制不住自己!”我的手从胸部游移到晓茹姐的臀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我连忙收手,和晓茹姐拉开了距离。来的人是晓柔。姐妹俩打了声招呼,晓茹姐便往客厅走去。“我刚刚都看到了喔!”晓柔一双大眼直盯着我,“没想到,不只我和二姐,连大姐你也下手了!”“呃‧‧‧这个‧‧‧”“放心啦!我不会说出去的。我是你的秘密情人啊!呵呵‧‧‧”晓柔笑着走进了厕所。这小妮子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一顿早餐,大家都有说有笑的,气氛好不融洽!“对了,晓晴!等等你男朋友能不能借我?”晓茹问道。“嗯?”“我要搬家,需要有个苦力!所以想说找他去囉!”“没关系啊!他OK就好!”说到这里,两女的眼光都一起看向我。“好啊!反正我也闲著,不如就帮晓茹姐搬宿舍!”嘿嘿,晓茹姐可真会制造机会!看来她也迫不及待了!坐上晓茹姐的小五十摩托车,我的双手扶著晓茹姐得蛇腰,“晓茹姐,你应该不介意我的手抱着妳的腰吧?”晓茹姐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然后我贼贼一笑,又说:“那我可以放在这里吗?”说著,我把我的双手往上游移,从下往上的握住晓茹姐的双乳。“你这小坏蛋,真是不安份!坐好啦!”经过二十几分钟的车程,终于来到晓茹住的地方。“妳就住这啊!”这是一间布置还算精致的雅房。“对啊!我另外两个同学原本也住在隔壁,不过她们也搬了。因为租约到期,房东又说不打算租人,所以只好搬到别的地方。”晓茹姐打开了衣柜,挑了一件白色运动衫和一件小短裤出来,“我换个衣服。”晓茹姐就这样直接在我面前换起衣服来,让我有点错愕!不过晓茹姐的身材,真得是没话说啊!害我看的心猿意马的!这不,我的小弟弟已经撑起帐蓬来!“小色鬼!”晓茹姐换好衣服,也发现到我裤裆下的帐棚。“先帮我整理一下吧!”晓茹姐一声令下,开始指挥着我搬东搬西的。别看这一小间雅房,好像没什么东西,不过整理下来,还真得是累死我了,看我一身汗流浃背的。真搞不懂女生的东西怎么可以有这么多,光是衣物就整理出了四大箱来!一番折腾之后,总算把晓茹姐的房间整理得差不多了!我累得坐在地上,“累死我了!”我用晓茹姐给我的毛巾擦拭脸上的汗水,一旁的晓茹姐也是娇喘连连,脸上都泛起一片绯红了。“要不要去浴室冲个水?”晓茹姐对我说。“妳要和我一起冲吗?”我又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不要!你好臭!我才不跟你一起!”晓茹姐捏著鼻子说。“啊!枉费我牺牲我得假日来帮你,还费了我那么多力气,妳竟然不愿意满足我这小小要求!不行!我一定要和妳一起冲澡!”我连忙起身,抱起坐在床上的晓茹姐,不顾她得大呼小叫,往浴室走去!15. 《十五》“快放我下来!”晓茹姐呼喊著。我把厕所门给关上,然后让晓茹姐坐在马桶上,然后开始亲吻她的嘴。“不要!停!”晓茹姐抵抗起来,但在我猛烈的攻势之下,晓茹姐很快就放弃他那无谓的挣扎!我吻著晓茹姐的唇,舌头不断在晓茹姐的嘴里翻搅著,我可以感觉到晓茹姐的口水流进我的口中。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我站起身来,拿起一旁的莲蓬头,转开了水龙头,“看我怎么对付妳!”我拿着水龙头,对准晓茹姐,不过晓茹姐也闪得快,并没有被水喷到。我把水龙头转到底,水柱的威力马上增强不少,晓茹姐已经跑不出莲蓬头的射程范围了!“我看妳还能跑去哪!”我挡在厕所门前,晓茹姐蹲在浴缸里,她也明白自己躲不了了。水柱就往晓茹姐的身上而去,只针对晓茹姐的上半身,晓茹姐身上那件白色运动衫,很快就全湿了。“站起来!”我命令。晓茹姐乖乖的站了起来,不过她的手还挡在胸前,“把手放下!”我又命令。不过这次晓茹姐摇了摇头,“不要?那就让你凉快一下!”这次,莲蓬头瞄准了晓茹姐的脸,猛烈的水柱,立刻让晓茹姐花容失色!我把莲蓬头放下,晓茹姐看着我,然后把她的双手放下。晓茹姐因为没有穿胸罩,那两颗娇嫩欲滴的乳头,隔着一件湿掉的白色运动衫,对着我诱惑!我再也受不了了!我扑向晓茹姐,开始亲吻着她,双手也没有停歇,伸进了她的衣服内,不停的搓揉着那对美乳。晓茹姐忍不住发出几声低吟,让我更加兴奋!右手慢慢往晓茹姐的下身移动,我从大腿根部摸了进去,并把内裤稍微拨向一旁,露出个小缝隙,可以让我进攻晓茹姐的私处。手指猛然插入晓茹姐的小穴里,只听晓茹姐大叫着,一边说说著:“噢,好舒‧‧‧舒服啊!”“想不想试试更舒服的?”我问。晓茹姐点点头,我又说:“那你就开口求我啊!”晓茹姐犹豫了一下,我的手指攻势又猛烈了几分,让晓茹姐不得不低声下气的说:“求‧‧‧求求你‧‧‧让我再‧‧‧舒服一点。”“妳想我要怎么让妳更舒服啊?”“用‧‧‧你的‧‧‧大‧‧‧大鸡巴‧‧‧狠狠的‧‧‧插‧‧‧插进来!”“妳吩咐,我照办!”我拉开裤子拉链,并掏出早已经按耐不住的老二,接着我脱下晓茹姐的小短裤和内裤,然后老二对准目标,深深的插入晓茹姐的小穴里!那是文字无法形容的快感!我正干着晓茹姐的小穴,那种感觉不是其他人可以相提并论的!很显然的,晓茹姐是天生名器,绝对不是一般正常男人可以承受的了。晓茹姐的小穴绝对是梦幻逸品,小穴的松紧达到一个很完美的程度,时不时的紧缩,更可以让任何男人瞬间器械投降!“噢‧‧‧好舒服‧‧‧啊~~再‧‧‧进去点‧‧‧啊~~多用点力‧‧‧啊~~啊~~顶到‧‧‧顶到了!”晓茹姐不断浪叫着。“我,要射了!”及变强如我这样的猛将,也顶不住二十分钟!不是我没用,而是晓茹姐太过厉害了!“不行,不能‧‧‧不能‧‧‧还不能射‧‧‧我‧‧‧还要‧‧‧啊~~”我还是没忍住,精液喷发而出!我将肉棒抽了出来,上面还带着晓茹姐的分泌物,和我自己的精液。晓茹姐突然伸出了舌头,舔了舔我的肉棒,然后又整个含进她的嘴里,当她吐出我的肉棒,肉棒上的分泌物和精液,顿时消失无踪。“呵呵‧‧‧没想到你这么快!”晓茹姐露出一丝微笑,但那笑容绝对是嘲讽!